CD / 黑膠音帶 / 白版 / 演唱會 / 電影 / 廣告 / 歲月 / 時刻

這裡全是Lam大碟的雜誌廣告,大多數是從好時代雜誌撕下來的,我哥常買這雜誌,還一本一本保存起來, 有一天他把所有好時代 一次過扔掉,我便把所有有關Lam的報導和廣告剪下來,生命之曲也是刊在好時代的,不過這本是我自己買的,是Lam 88-89 演唱會的特刊。我平常很少買八卦雜誌,2001 concert這張也是從同事的雜誌撕下來的。

本來沒打算買這張poster,後來改變主意,但已買了拉闊CD,為了要店主賣這poster給我,我在他店裡買了一張Swing 的 CD。

2001年Concert CD發的時候,街上不大見有海報,去買CD時,在店裡死纏爛打要店主送我一張poster,他說這CD真的沒有 poster,勉強送了我這張海報。

一個網上認識的朋友,在icq時說要送我一張2001 concert VCD的海報,我從沒放在心上,想不到我會在hkpo Live的rehearsal見到她,更想不到她真的把這海報帶了給我。

Lam拍這張照片之時,我還不知誰是林子祥,但誰可預算,當廿多年後,我想起第一次在紅館聽蝶變時,仍能歷歷在目,記憶從沒退卻。

Until We Meet Again的宣傳單張,是在唱片舖取的,免費的,不過仍要跑得快,有一家只肯給我一張,到下一家試試,問了可以取,拿了就跑,怕又只給我一張。

那晚看完杜麗莎演唱會後,在尖沙嘴找到一幅show off 海報牆,我們把海報一一撕下來......真想不到,一把年紀才幹這種事。

不知何解,不是每一張一個人都有海報,為了找這張海報,每次見到一個人黑膠都留意有沒有海報,這張是後來一個賣黑膠的留給我的。

Always演唱會的宣傳海報很明顯花過不少心思,想不到DVD的海報卻如此行貨。

記得我當年曾在銅鑼灣HMV拿著疊單手拍掌的手掌玩,結果被店員瞪著,嚇得立刻落跑,卻一隻手掌也忘了拿走,這隻是最近別人送我的。

現在的大碟宣傳常用掛畫海報,見到了 Until We Meet Again的,忍不住把它弄了回家。

這個年代,唱片全版廣告幾乎絕跡,頭版更是沒可能,我猜可能是什麼宣傳的合約上規定了,所以佐治•地球轉不但有全版廣告,且在頭版上的,雖然只是新報,也不差。

你OK,我OK,最愛係CJ,一句你OK我OK,曾經也成為流行語,左邊的廣告是My way, Your way,應是比你 OK我OK遲的,中間的應是最早期的,這張1987年的年曆卡應是買什麼東西送的,右邊的是從香港電視撕下來 的,那時每期香港電視都有這廣告,有幾個款色的,但我只找到這兩款色,這系列廣告應是Lam替CJ做的最後 一次。

Lam賣手表廣告,有沒有買來戴?哈!當然沒有啦!學生戴不起CJ的。


打電話到ORBIS問戴眼幫人的詳情,職員說可以寄給我海報,我問:「電車上有很大林子祥的哪種?」他回答:「是林子祥,不過沒那麼大。」

這片哈密瓜是眼見心甜在馬鞍山宣傳的道具,宣傳節目完了後,這些他們沒用的都給我們要走了。

去汪明荃的演唱會,門外有TVB劇集的海報賣,我們把不是冤家不聚頭的海報買光。

奧比斯在子有祥情演唱會門外募捐,這套相片要$50,路過的說有點貴,我說不如這樣看,捐$50然後送你這套相片,會不會有意思點?

在香港印明信片,也不知是什麼理由,不是印刷費貴,就是運費貴。

若由我來選相片印明信片,一定不是這幾張的選擇,不過人家選了相,印成成品,付過錢,還搭飛機親自送到我手上,嘿!超高興。


老實的對奧比斯職員說我不一定會參加襟章日的團體捐款,但想要這次的海報,結果她仍肯給我幾張。

如果不是林子祥做奧比斯大使,仍會不會參加奧比斯襟章日?我猜不會的機會大一點,更大可能的是連有襟章日這回事也不知,所以說,找個代言人這策略是不錯。

這本雜誌一頁一頁揭開,觸手在點像武俠片中的秘笈,大力點也怕它爛掉,除此外,它的氣味也不難讓人知道,它是三十幾年前的產物。

聽說區瑞強的餐廳檯墊上有Lam的相片,於是便跑去幫襯,卻碰巧檯墊換了新款,沒有了Lam,還好餐廳仍肯給我們一些舊款檯墊。

這是一本琴譜,躺在我家五年,或者是六年,又或者是七年,包裝仍是沒有開過,我可能知裡面是什麼歌的譜,但我不知它們長什麼樣子。

廿五年前好時代的歌譜,一整本也是Lam的歌,廿五年後人家送我,我很開心我很高興,很開心很高興。

Lamusique第一天發行,在信和電梯口的唱片舖,整個飾櫃貼了Lamusique的廣告,他的頭差不多跟我一樣高,但星期六在信和走廊拍照,基來上只可能影到一堆堆人,隔天中午再跑去信和想拍張相,以為唱片舖還未開門卻怎知不但門開了,連廣告也換了,無奈。

來到了總不想空手回,舖頭裡有幾個不同尺碼的Lamusique foam board,要了一個回來,當然,要錢的。


是有點讓Lamusique裡面的相片嚇一跳,雖然是絲絨衫,仍是覺得「不很阿Lam」。

這雜誌可能銷量不好,最後一天去買,報攤還剩不少,老闆說這雜誌明天便發新的,我答我要舊的。


要唱片舖老闆留那大的foam board給我,其實也不知放哪好,不過就是先弄回來才算,到大foam board到手,原來它背後還貼著兩個小的,老闆一直沒拆下來,好了,一家老小跟我回家去。


去買Lamusique Vintage唱片,死纏老闆給我多張海報,老闆答給你foam board不更好,給他打發走了,幾個星期後當然不會忘了去討「我的東東」啦。

買出不完的精選我覺得是上唱片公司的當,所以我不買,不過對廣告foam board我就非常有興趣。


看這些幾十年前的剪報,我總愛順便看看背面有什麼報導或有趣廣告,這張32年前的背面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這張摩登土佬廣告的度很特別。


我很肯定,對鱷魚?廣告是完全沒有印象,試在網路上找,只找到一個,雖廣告歌是用伴你一世的譜,但很明顯聽得出不是Lam唱的,是有點想回看當年的廣告,看緣分。


我很記得當年一定有讀過這兩本玉郎漫畫裡的訪問,但書仔是看別人的還是自己買的已記不得,總之是沒有留起,好多年後,別人給了我這個訪問的影印本,再幾年後,又給我弄了兩本原裝漫畫回來,其實當年我不愛看玉郎漫畫,是比較喜歡看怪異集。


都是Lam封面的雜誌,香港出版的當然是自己買,外國的便要託人買了,HMC這本是六壯士上畫時的,有晚在旺角地鐵站發現有很多這雜誌的燈箱廣告,於是第二天一大早帶著相機再去,哈,就一個晚上,廣告統統都被換了下來。


為了拿GNC這些宣傳紙仔,跑去GNC專門店,可是三個店員閒得很,怕被黏著,轉去萬寧,不過對著貨架還未動手,便被店員發覺,硬著頭皮裝作對產品有興趣,雖表明不買,店員還是很細心理解釋,最後我終拿到一疊紙仔。


幫忙交邀請卡我的人說他不知裡面是什麼,很重,可能是鐵板,揹著這一疊邀請卡回家,真的很重。

在LALIQUE很擠的現場,Lam說他當了阿公,叫了一家子一起唱分分鐘需要你,那晚看得出他很開心。

那佛像也很讓人動心。


環球再一次重發EMI時期的大碟,一套九張24k金碟要賣接近一千元,聽說音質不錯,但對於唱片公司把粵唱越響當Bonus而且標明是惟一的發行,這個註明讓我有點反感,而且不斷重發的CD就算給我些「金」意義在哪,有點抵制的意思,沒把這套碟的廣告放在FB上,不過這些實體廣告我還是留下了。


巴士站廣告,香港唱片的專櫃,大大小小唱片舖的大大小小 foam board 海報,連報紙全版廣告也有,這張精選碟不簡單。


近年間有阮大勇的展覽,都沒有去過。那晚第一次去電影中心看戲,有兩場「海報師」紀錄片在宣傳,戲票我沒有買,宣傳紙卻拿了好幾張,上面有鬼馬智多星阿喲的畫像!


佐治地球40年演唱會官網辦比賽,其中是分享珍藏,我首選當然是廣告紙,本來是準備了演唱會和唱片貼兩款的,後來覺得好像太重複,便只用演唱會,拍出來的相片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這可是花了我不少時間拼拼砌砌的。

後來再要想貼,便選了奧比斯的宣傳紙,一系列沒有缺,而且蠻特別。

兩張相都沒有勝出,其中一張的「讚」跟第一名很接近,發一發功便有可能會贏,但我沒有選擇發功。


奧比斯寄來的通訊,內頁有兩頁世界視覺日的報導,有相有文字,於是寫電郵去奧比斯要多一些想要分給其他人,可是再寄來的沒有了中間頁,只剩一頁報導,於是再寫電郵,他們又再寄,但寄來的仍是沒有了中間頁,記不起之後我是打電話還是再電郵,總之終於搞清最先寄來的是商用版,後來的是普通版,搞清楚後,奧比斯仍然肯再寄給我。


他父子倆做了兩年GNC代言人,搜羅宣傳紙是必然動作,惟一一次在北角萬寧見到免費的GNC目錄,裡面有幾頁Lam和Alex的報導,我不客氣的帶了幾本走。


幫別人買CD,在旺角的CD舖跑一圈看編號,大細不同的海報和Foam Board 掛滿店,雖然買CD也送海報,可是仍是手癢忍不住弄一張Foam Board 回來,我想要A4大的,但只買到海報大的。


Lam為Heart Panda慈善活動設計大熊貓,把熊貓穿得跟他自己一模樣,還未公開展覽便已被投去了,在1881的巡迴展開慕禮我沒法去,之後又搞錯結束日期錯過了巡迴展,還好大熊貓已早一步在40年演唱會展覽展出過。


1977年賣五毫的音樂一週,裡面只有幾頁,釘裝比較像報紙不像雜誌,外國消息較多,這麼大的一個林子祥做封面,內容就只有一角的廣告,沒有報導。


CD / 黑膠音帶 / 白版 / 演唱會 / 電影 / 廣告 / 歲月 / 時刻
by myFok
All rights reserved
2020-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