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 / 黑膠音帶 / 白版 / 演唱會 / 電影 / 廣告 / 歲月 / 時刻

Lam & Lam II的黑膠,是 2002 年尾刻意找回來,不要求封套品相完好,但要求唱片狀態良好,要唱得的,皇天不負有心人,不太困難可也不十分容易,買回來後送了給一個唱一個人最棒的人。

這裡是我部分Lam黑膠收藏,一些是從我哥那裡拯救回來,一些是後來補購的,最喜歡海市蜃樓的封套設計 ,那時候他多拍鬼馬片,連唱片封面也鬼馬起來,不過並不是因此而我喜歡這封套,不知你有沒有 發覺,整個封套中是沒有印上林子祥的名字,我相信在流行樂壇中只有Lam會敢這樣做的。

子祥經典音樂,有齊了音帶、黑膠和 CD ,不全是我買的,現在都集中到我收藏裡,那時我也不大懂得聽, 只覺得這是 Lam 的新嘗試,我就要支持。

經我手的Teresa & Lam幾張舊黑膠,全都已沒有了海報,於是針對海報找一找,其實所謂針對,就是在那些舖頭擱下句話而已,效果當然是零。不過,有耐性的話,等下總會找得到,雖然這個等下可能是好幾年。

這兩張黑膠的邊帶保存得非常好,讓我一見到便忍不住買下來。

十三子祥裡面只有兩首新歌,當年買CD要百多元才有交易,百多元兩首歌要買還是不買?買,當然是買啦。

雖然說沒有刻意補購過去的黑膠,但對於難找的總有點技癢,在廣東大碟中十三子祥算是難度最高,終讓我遇上個趕著出貨的賣家,很便宜就買到了。

找幾張黑膠出來拍封面存檔,老媽拿著這唱片說他這張相幾型,我覺得正西背面兩張相都幾型。

這三十年前的唱片歌詞紙背面是四首歌的結他譜,彈結他當時好像是頗流行,想起舅父年青時,間中便見他拿著結他彈,後來他結婚又做爸爸,早不見他彈結他,早幾年他退休,結他又再出現在他房間。


是太久沒有開一隻全新的黑膠,亦是因為碟套卡紙太厚,開Lamusique是有點論盡,開了後,看看書仔看看碟,拍張相片,就這樣,沒法能再有進一步行動。

Lamusique Vintage封面是紅酒label,封底是古堡主人,我比較喜歡紅酒label這邊,不過沒有林子祥樣子怕其他人不知他發了新碟,每次在唱片舖,也把店裡的Lamusique Vintage反過來讓古堡主人向面,好像是很無聊,但這不是我的看法。

這黑膠封套打開很有趣,一面全白一面全黑。


趁黑膠復活,華納當然又使看家本領,也來重發舊歌,還加限量編號,這輯相華納已經用了不知幾次,今次在胸口印上 george LAM 字樣,有點搞笑。

從前買黑膠是為了聽歌,現在買是為了收藏,可這是無可奈何,我可真想聽聽這隻很重身的黑膠上載的歌。


Lamusic CD發了好一段日子才發黑膠,封套製作非常認真,為了更完美地表現Lam的畫作,紙套用的是粉紙,有點不惜工本,只是這樣花心思製作的黑膠,卻沒甚宣傳,再湊巧碰上譚詠麟張學友一起發新專輯黑膠,Lamusic在CD店裡被放了在稍次要的位置,我是有點老毛病,總會趁店員不覺,把Lamusic放到最顯眼的位置。

對於這張圖案碟,應該是所有Lam's fans的have to have,我當然是老早便有,然後在好多年後,在唱片店發現有好幾張在賣,而且很便宜,便一口氣買下來,轉手給其他歌迷,當然沒有要賺錢,不過這種遊戲當年我很喜歡玩。


買廣州演唱會門票兩張,送一張紀念版黑膠,讓人超頭痛,要怎麼可以一人頭一張,花了點功夫也費了些人情,到廣州由我們三個去取門票和黑膠,從酒店搭了差不多一個鐘車才到,進門看到演唱會海報,問想要些,給了我們三張,剛好夠分,不枉我們來回搭了差不多兩個鐘車。

70年代,EMI有兩個英文雜錦碟系列,部分載有Lam唱的英文歌,連吳正元封面的兩隻,我共有五隻這系列黑膠,未齊,歌曲也只換了一些出來,有一些沒有換,家裡沒器材,也懶不想勞師動眾的拿出去換檔。

這兩張吳正元封面的雜錦碟各一首Lam唱的英文歌,很久前找過沒找到,也便算了,最近有樓上黑膠店清貨,找到了一隻,問店主另外一隻,他說是有的要找找,我大概聽得這種對白太多,沒留電話便走了,誰知隔了幾個鐘,在店主的FB上看到了附相片的公開貼文說:「林子祥fans,找到了。」哈哈!

街轉角閣樓上的黑膠店,對老闆說要找一些EMI的香港歌手的雜錦英文碟,他說都有啊,全在地上那七、八個橙箱裡,他給我張凳仔,然後我花了不少時間蹲在那裡,一張也沒有,他從倉裡面找了幾張英文碟出來,說是全新未落過針的,他說就是他在彌敦道新興關門大吉時把店裡的黑膠全買下來的,結果我只要了這張,裡面有Lam的Southern Nights。

我還有說要Lam的英文碟,老闆答之前不久才賣了張,91年的,賣了一千元,我聽了沒有接口。


第一張Lamusique黑膠,買到了33號,然後別人幫我隨機買了張373,再後來買的CD是333,於是往後買有serial number的產品,都盡量選有3字的;也遇到Vintage的333黑膠,但是炒價實太高,沒理由考慮買;到Lamusic,我對他說了33號的故事,還有誰敢跟我搶這張33黑膠。

這兩張是 Lam 在 1979 年日本發的大碟,一張是普通版,一張是白版,歌曲來自他早期三張廣東碟,買這兩張 碟很貴,不過考慮到這種碟可遇不可求,而且如果我不要的話,不知它們會流落到什麼人手裡,一咬牙便把它們買回來。

第二張日本細碟,是邊位算係性感和世運在莫斯科,原已有了一張,某日在灣仔188又見到這張碟, 百六元,本來不想買,考慮了一下,決定還是先買下來,總會有其他fans想要的,回家一看,原來我那張是白版,新買的是普通版,湊成一對,真開心。

Lam在日本出的第一張細碟,有成吉思汗和YMCA好知己兩首歌,不喜歡那封面,有鬚的不知是畫成吉思汗還是林子祥,不過聽說成吉思汗這歌當時在日本很受歡迎。

我所有的林子祥卡式帶,除了各師各法和長青歌集外,已記不起其他的是什麼情況下買的了。

那時我已經迷上 Lam 幾年,在置地廣場一間唱片舖見到各師各法音帶,很多歌也沒有聽過,很想買,但要二十 八元,很貴很貴,每個週末到大會堂圖書館借書,也一定去那唱片舖看看那音帶,終於有一天我買了下來, 這音帶我不常聽,歌曲及不上他後來的大碟,拍照這天我嘗試聽一下,狀態還很好。

我哥在1988年尾搬了,家中沒有其他人買Lam的黑膠,長青歌集出了後,要聽唯有自己買,那時我有一部 Walkman,買卡帶便可隨身聽了,不過也因為是卡帶,買了CD機後便不常聽,直至我從我哥那裡把長青歌集的 CD 騙回來,就愛上這專輯了。

2005年,台灣來的帶來了Lessons的音帶,全新未開的特價品,它靜靜的在台灣的唱片舖這麼這麼多年,現在到了我手上,我沒有覺得這是緣份,是有點為它覺得不平。

沒有刻意要補回Lam從前的音帶,不過見到便宜的就會買,貴的不會買。

在台灣的拍賣網站見到這幾盒音帶,便一次過把它們搞回來。

找到了兩盒陳年舊音帶,各有一兩首Lam 唱的舊英文歌,好像都沒有聽過,當然,現在也沒法可以聽到,除非是找到個卡式機。

印象中,單手拍掌和祈望出版時,香港已是不流行音帶的年代,雖兩盒帶也寫著是香港華納,不過祈望應是海外版,未開封的單手拍掌就未能確定,相信也會是海外發的了。弄它們回來,其實只是想搞清楚是不是香港版,有點無聊。

也只是盡管試試,跟馬來西亞的歌迷提起尋祥歌,想不到他真的能幫我找到了尋祥歌,雖是音帶,但也真驚喜萬分。

從前沒有MD機,沒有買MD,現在仍然沒有MD機,不過始終買了這MD。

95 年的演唱會有齊了 CD、LD、DVD和VCD,集中一起拍照色彩看來不錯。我其實很喜歡這個封套的設計的。

當年沒有LD機,買LD好像沒意思,唱片部的同事把宣傳用的碟套送了給我。擁有著碟套這麼多年後,有一次和一個網上賣家交易時叫他把他的林子祥的唱片、音帶等都帶出來讓我挑,一百元買了好多樣,這花都情懷LD是其一。

第一次見到這隻二手誰能明白我LD時並沒有買,是故意試試自己的忍耐力,每次經過那店都有見到它仍在,終於有一天我帶了另一個傻人去把它買了。這隻是後來在網上買回來的。

現在擁有LD這回事,不外是放一角,很有空時拿出來看一看封套,然後放回去,等不知什麼時候再下一次很有空拿出來再看一眼如此而已。

這兩張LD是在已經沒有LD機時買的,應該是很便宜,不然不會買,裡面的MTV長什麼樣子我沒法看,不過用猜的也猜得到,應便是華納那些不停翻炒再翻炒的那些便是。


迷上林子祥沒多久,電視播他的音樂特輯我係林子祥,不過無論是這次抑或是重播,我也沒法看到,失之交臂這麼多年後,終於從一個當年已有錄影機的fans要到了我係林子祥,心情是難以形容。

TVB後來發了這套VCD,激氣林子祥一個晚上被剪掉了唱粵曲的那段。


當藍光碟面世好久後,終於買了藍光碟機,這時才發覺VCD已被淘汰,DVD機也沒有在賣,這樣推算,DVD將來也會是同一命運,於是檢查一下自己的藍光碟,再趕快去把缺的補回來。

早一年到書展遇上了好聲的檔口,見到高永文醫生在推介,於是把好聲的背景和不同的系列簡介仔細看一次,然後什麼也沒買。

LAMUSICAL前知道Lam要出好聲,期待異常,過了演唱會才有空去聽,排版非常一般,錄音是一段訪問一首歌,最後一首是怎麼可能沒有你,聽千百次的歌,腦中出現的永遠是Always演唱會那晚的畫面,怎麼可能沒有你前的說話是說給我們聽的,而歌曲從來也是對我們唱的,聽完好聲,感動得想哭。


CD / 黑膠音帶 / 白版 / 演唱會 / 電影 / 廣告 / 歲月 / 時刻
by myFok
All rights reserved
20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