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一月之雲頂

又一次雲頂,我也沒記得有沒有考慮過,反正請假已沒從前困難,錢也拿得起,去便去。安排演唱會、酒店、交通都駕輕就熟,但餘下的行程卻讓人頭痛,跑去書店看旅遊書,介紹的不是已經去過就是那些不會讓人覺得吸引的,那我便算了。

Picture

不知何故,演唱會排在星期五晚,那早上才飛,航班當然愈早愈好,頭班巴士接頭班士少不免,只是機場巴士的時間表改了,頭班車比過往早了,接不接得上要靠點運氣,一月十一日,有點神經緊張地再出發。

 


我們一出吉隆坡機場便跳上的士,要立刻上雲頂,不先在吉隆坡過夜,老闆已經很熟,上山路上才過了那假古堡入口便抓緊相機,果然過不久便見到老大,不過一直到山上也就只這一幅,上幾次的廣告板要多很多,有人在車上睡了,沒看到老大廣告板。


在酒店扔下行李便找吃的,演唱會前吃一頓還是吃兩頓他們也討論了很久,去那裡吃又要討論,結果來了個室內遊樂場下面吃雜崩能,老闆他們點了鐵板麵、煲仔飯和粥,味道有點奇怪還過得去,不過其他人叫的就看來很不好,過山車一直在頭上轉圈,吵得很厲害,我想要玩,不過老闆面色不對,我就知太吵他神經病快要發作。

吃過東西四處去影老大海報和拿很多演唱會宣傳紙後,便回房間等夠鐘,來雲頂沒其他玩的,很悶。


歌當然仍是那些,只是能現場再看他是演出,每一次也是獨特的
再一次雲頂,觀眾卻不再一樣,一開始便熱情非常,開場不多久,台前便堆了幾層人
沒想到演唱會途中,能和他一起合照,也想不到會有陌生人為我們拍照,最意料之外的是當晚這位熱心的陌生人便把相片傳給我們,而相片中每一個人當時那刻看來都是那樣開心的

演唱會後吃宵夜,老闆說去上面酒店的餅店比較靜,然後上到半路,遇到了阿Pat哥,老闆今次終於終於終於鼓起勇氣攔著他要求合照,老闆很緊張,緊張得對阿Pat哥說:「我好緊張,緊張過見阿Lam。」老闆講了很多話,不過沒有亂七八糟的,還叫阿Pat哥叫大隻Ricky練歌。


Tennis Ball 不是老闆的,環保袋是老闆的,環保袋突然招老闆頭頂飛過來,他動也沒動,一伸手便抓住了,好型。

_____

 

今次沒有為選酒店花時間,雲頂的沒我的事,吉隆坡的其實一零年雲頂演唱會已決定,那次我們經過Maya Hotel 便說下次要住這家,三人房間要貴一點,當然也大一點,當我們入到這對著雙子塔的房間時發覺,那可不是大一點這樣簡單,雖不是套房,但就算住上七個人也鬆動有餘,帶睡袋便行,我對著房間說:「越住越豪,以後冇得返轉頭。」


「天秤,你不要動,我來救你!」


「嗨,Madam Kwan,我們又見面勒!」
「次次也來,他們不膩嗎?」
「他們是懶。」


維尼說要去Wangsa Mall,問了路,搭LRT幾個站便到,我很開心,終於不搭的士了,搭了幾個站下個站便是,但這個站很遠,好一會還未到,老闆說好像搭去東涌,好遠。出來當然又不認得路,於是維尼又問路,講英文的都是維尼問,這個Mall也沒有很特別,但總算沒有KLCC那樣悶,有間大眾書局,維尼買了好多紙,老闆要了兩枝筆兩本顏色簿仔,林太什麼也沒買,香港的大眾卡這裡也有優惠,不過老闆說發神經才會帶過來,所以沒有折囉。


George Town White Coffee,老闆不喝咖啡的,不過照樣坐下來,因為這裡是George Town,還有...很重要,有免費Wifi。

老闆說回去LRT站的路有點靜,還是早點先回KLCC才吃晚飯比較安全,又KLCC,好悶。


吃過飯回酒店,晚上酒店有免費茶點,餐廳露台左邊見到光猛猛的KLCC,右邊是KL Tower,我覺得好威。


今晚TVB播十分熹祥十分吋,我們人在吉隆坡,myTV也接不上,林太說叫在香港的用Facetime直播,就這樣我們趴在這三吋大電視前看了整個十分熹祥,十分興奮。

_____

 


昨晚吃了不好吃的越南菜,今早在Food Court 找吃,結果大家都選了鴛鴦雞飯,鴛鴦雞是燒雞和燒雞,我說不出分別,不過味道是不一樣子,而且很好吃。來到馬來西亞看著他們一直喝咖啡,忍不住也來一杯,只是叫個不喝咖啡的人分辨好喝否沒什麼可能,有得選的話,我想要杯鴛鴦。


「阿Mint,又回去了。」
「嗯...回去就是為了再出發。」
「嗯?」
「昂然踏著前路去,追趕理想旅途上,前行步步懷自信,風吹雨打不退讓,無論我去到那方,心裡夢想不變樣,是新生,是醒覺,夢想永遠在世上~~」

back to Home
by 阿Mint
2013-05-0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