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 - 零九之六

計劃去佛山,柵欄一個接一個出現,糾纏不清,酒店往哪間是問題,門票買不到更大問題,甚至台灣風災也讓我們步伐打亂,一一擺平後還要安排交通,這次巴士時間要算得準,從佛山到赤?角,稍有閃失,人家走了飛機我可擔不起。

把行李一股腦兒從包包倒出來,然後從新收一份進去,這個感覺真不錯。九月五日,我為林子祥演唱會,再踏上路途。

 


老闆說他不喜歡搭過境巴士,但去佛山別無選擇,不搭不行,還好是在落馬洲過境,沒有那麼多人。但我覺得人還是很多很多,過了關要上巴士,通道上滿是人,又吵又擠。我問老闆為什麼不搭火車,老闆答去佛山的火車班次有去冇回,大吉利是。


酒店還未有房間,我們去酒店的茶樓吃午飯,照往常慣例,從叫茶到點菜到埋單,總不會順利的。我很餓,但我們桌上只有杯碗碟沒有菜,而鄰桌就只有菜沒有杯碗碟,也沒有筷子。

我們住在四十二樓,房間碰巧在轉角,憑窗可以看到一街外的佛山賓館-搭回程車的巴士站,也看到十分鐘腳程外的百花廣場,眺望還看到一定要搭車才到的嶺南明珠體育館,今晚演唱會的場館。百花廣場左拐不遠應便是祖廟,但祖廟被大廈檔往看不見,在百花廣場和祖廟之間有一大片工地,面積有多大我真的說不上,我認為那不會是拆了一兩條街之數,說有一個社區大也不為過,我雖第一次來佛山,但不難想像這片靠近祖廟的工地應該是舊城區,在繁華中心的舊房子,一拆一大片是大陸城市發展的特色,佛山也正在積極「成長」中。


黃飛鴻跟佛山有什麼關係,真的,我完全說不上來,但找到個地方消磨個下午的確不錯,我們循大概方向走去黃飛鴻紀念館,雖知不會錯,就只不確定要走多遠,直至走到一片紅色牆外,這不就是Lam一邊走一邊接受訪問的地方,因為男兒當自強,林子祥跟黃飛鴻就好像有了連系。


來到了黃飛鴻紀念館,門口有個大銅像,原來黃飛鴻樣子長得跟李連杰不一樣的,館裡面還有演武廳,樓上有好幾本武林秘笈,我忍不住要耍功夫,老闆叫我不要亂來,於是便唱歌算了。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傲氣傲笑萬重浪,熱血熱勝紅日光,膽似鐵打,骨似精鋼,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誓奮發自強,做好漢,WO~ 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熱血男子,熱~勝~紅~日~~~~~~光~~~~」


酒店房間的神奇夾萬,下午哇哈哈關了打不開,維尼差點要罵人,徬晚到維尼關了打不開,呵呵呵,有回報。


唱了兩次男兒當自強,唱了不可缺的真的漢子
場館裡很熱
唱了數字人生,唱了分分鐘需要你
國內的觀眾一向超熱情超捧
他在台上逐一指點我們
除了是招呼外,那一點我知道還包含了另外的情感
我確定知道

_____

 


「為什麼他們總是趕喉趕命的去吃早餐?」
「你不要問。」
「為什麼我們下午不去穆天子山莊?」
「你不要問。」
「今次唱什麼歌?」
「嗯...誰能明白我。」
「嗯?」
「老闆吩咐的......途人路上回望我,只因我的怪模樣,途人誰能明白我,今天眼睛多雪亮,人是各有各理想,奔向目標不退讓,用歌聲,用歡笑,來博知音的讚~賞~~」

back to Home
by 阿Mint
2009-11-2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