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行 - 零六之三

沒有想到零六年會第三次去澳門,但看到林子祥在漁人碼頭的演唱會廣告後,不用說,我想也不用想就決定要去,差不多每年都要去澳門,但今年才第一次是真正為自己而來,過往總是「滾水漉腳」,辦好事情有時連晚飯也不吃便搭船回港,說出來也奇怪,去過那兒這麼多次這次我才第一次在澳門住酒店。


上次老闆帶了酒仙和小黑去吉隆坡,結果把相機弄丟了,我就知道老闆不會再帶他們出外,這次會帶誰去?難說。機會是自己把握,自從知道老闆要追著老大的演唱會去澳門後,我就一直吵著要去。嘿嘿,不成功便成仁!

終於到了十二月廿三號,踏入十二月後人不知為什麼突然情緒低落,每天躲在家裡什麼也不做,酒店、船票和演唱會門票全都由維尼去搞,我什麼也不理付了錢便算,我選了搭早上的船一是要避開大夥兒,二也是想早點過去找阿瘦,平常大多由我負責聯絡的,這次也丟了給維尼,結果阿瘦不知道我會早去,更不知他在酒店等的就是我,這樣約定比較奇怪。

 


我好暈,好想吐,老闆說我是暈船浪,躺下休息一下便行,我躺下沒問題,但為什麼要在酒店大堂,我們在等什麼?很多人在這裡吸煙,這裡明明是寫了不准吸煙的,他們嘈嘈吵吵說些我聽不懂的話,我好暈呀,為什麼要等維尼來才可以上去房間?為什麼你先來卻用他名字登記?你好笨...原來罵一下人會舒服點,沒那麼想吐了。

維尼媽叫我們上去他們住的永利房間,我在那豪華的房間裡真的像"大鄉里出城" ,對著櫃裡兩套講究的中西式茶具指指點點,維尼媽把裡面的茶葉全都讓我拿走,雖說房間是貴一倍,我仍是想有機會要試試住一次,不能否認,奢華有時是的確會讓人著迷的。


維尼陪了他家人去玩,我和阿瘦兩人就開始了半天的遊蕩,為了要控制時間,我不想走遠,結果又走到大三巴和新馬路一帶,不知阿瘦本是想去哪,我其實是漫無目的,看到了民政總署的門開了,佈滿了聖誕的裝飾,這座南歐式的建築我當然不錯過,我有點意外在這樣繁忙馬路旁的一個辦公大樓,一進後會是一個通天花園,水池、麻石、長凳、樓梯、花圃,裡面是另一個天地,兩百多年前的葡政府建此議事大樓時,不知道有沒有想到當生命消逝、政權轉移後,這座大樓仍在為澳門人服務,他們的文化也跟著這一幢幢澳門人引以為豪的歷史建築一直延續下去。


我就知老闆為什麼要進來這文化會館,他不會對這些"很文化" 的商品有興趣,他就只是為了要踏踏階磚、踩踩樓梯、摸摸那些欄杆,老闆在三樓一直瞪著天花看,他告訴我是在想像上面的閣樓的樣子,店員跑過,樓板地在震動著,咭吱咯吱地響,老闆呆呆的站在那裡,我突然覺得這個愛追感覺的人,有點可憐!


老闆他們回去酒店拿東西,順便把我放下,無論我怎說也不行,他就是不肯帶我去看老大的演唱會,連漁人碼頭的花車巡遊和煙花也沒我份,氣死我了!


太久沒有聽到他的每一個晚上了
這一刻他已讓天上出現一片星空
風在耳邊吹過,歌是唱到心坎裡去了
這晚用最靜的歌開場
最不要命的歌謝幕
只有那歌聲,沒有花巧
再讓觀眾痴迷

前一天因趕著時間只吃了粥和麵包,來澳門光吃這些實太讓人灰心,所以聽到維尼要上茶樓,也不理會不會阻礙他們一家,就嚷著要跟著去,上茶樓之前先在賭場乖乖的放下一百大元,吃過午飯乘巴士見到旅遊塔,阿瘦說還好這次哇哈哈沒有來,否則我們要去跳旅遊塔,我這才記起才兩個月前我們才在旅遊塔上說過下次來就一起跳旅遊塔,那時我們誰也想不到這麼快便再來,有時真的不要信口開河,世事往往多變。


我知道老闆是夠古怪,平日愛在街上找地方睡,原來他還喜歡在路邊看報,那維尼與阿瘦也不遑多讓,一起扮阿伯路邊讀報,不是說要去買餅嗎?究竟要坐多久,這簡直是浪費我的光陰!


「望下山,望下海,Macau 旅行
紅藍綠女,聯歡嬉戲
大三巴、觀音像、媽閣廟 ,景緻真優美!
最開心去咀香園!咀香園!買手信!買手信!」
嘿嘿!我終於來到澳門最出名的咀香園,拍張相片回去真威風!
……下?這是大三巴?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雲彩揮去卻不去,贏得一身清風...」
「拜托,不要唱,好嗎?」
「老闆,為什麼只有你一個回去?」
「他們今晚還再看嘛!」
「就你一個不能去再看老大一場,不上班不行嗎?」
「有出糧的嘛,怎可以不去上班,還有,你不要叫阿Lam做老大。」
「...你不高興嗎?」
「不高興什麼?」
「沒有得再看多一場。」
「沒有,可能早就知道無可能,所以也沒覺得失落。」
「老闆...下次也帶我出來,好嗎?」
「嗯。」
「老闆?」
「嗯?」
「...我想唱歌。」
「唉!不要唱秋官。」
「嗯......朋友,你要走了,來吧,落淚沒意義,就算分開不一分做二...」

back to Home
by 阿Mint
2007-01-08
All rights reserved